发布时间:2021-09-13 12:53 点击:

跟着蘑菇人探秘缅因大森林

◎一叶闻

在这些真正的蘑菇人身上,我看到了所谓历险,其实是探索精神和安全意识的完美结合

缅因的大森林里,盛产各种各样的蘑菇。那些以采蘑菇为乐趣且深谙挖蘑菇之道的人,在这里被称作蘑菇人。

蘑菇人有蘑菇人的装备:一个筐,一把刀,一柄刷子。我小时候在黑龙江跟大人进山采蘑菇,都是徒手采,蘑菇连根拔出还带着土,就直接放筐里了,等回到家还要有两道麻烦的工序:择蘑菇和洗蘑菇。缅因的蘑菇人却有一套好办法:用刀把蘑菇的柄切断,免得拔出蘑菇带出泥;再用小毛刷轻轻把蘑菇上面的尘土和碎屑掸干净,然后才放进干干净净的筐里。这样,等你回到家就省事了:干净的蘑菇,可以直接煎炒蒸煮烤;多余的蘑菇,可以烘干或晒干,然后储存起来。

蘑菇人也有蘑菇人的规矩:无论在哪里采蘑菇,都不可一次采尽,至少要留下一两个,以保证它们能继续繁殖。几乎每个蘑菇人,都有自己的秘密领地:在这里发现过鸡油菌,等下次大雨过后再来,保证能发现许多新生出来的鸡油菌;在那里发现过龙虾菇,隔一段时间再来,也往往能找到更多的龙虾菇。可是你要是一次都采尽了,就是自己断了自己的蘑菇源了。这个意思跟中国古人说的“先王之法,不涸泽而渔,不焚林而猎”是一样的,那就是不能只贪图眼前的利益,而不顾长远的福祉。

进林子,当然要穿长衣长裤,以免蚊虫、蚂蚁、蜘蛛的叮咬;最好还穿上雨鞋或雨靴,因为蘑菇喜湿,所以追着蘑菇的踪迹,往往会走进低洼地。偶尔也会遇到蛇,不过都是无毒的束带蛇,也叫园丁蛇,据说是守护森林的。所以,我们见到这蛇的时候,就静静站住,给它让道,免得惊扰到它。保护好人,也保护好大自然中的其他生灵,这就不只是蘑菇人的规矩了,所有生活在森林之州的人,都有此觉悟。我们常去的几片森林,都有供人徒步的路径,入口和出口处都有地图,每个人在进林子前都要好好看一看,以做到心中有数;路径两边树木的树干上都涂了醒目的黄色、白色或蓝色,我们每次偏离路径几分钟,总会循着颜色找回到正道上来。

我以前觉得采蘑菇是乡下老奶奶和小姑娘干的事情,在缅因我却惊喜地发现,蘑菇人有着多种多样的身份背景:有专门研究真菌的教授和学生,有践行自然疗法的医生和治疗师,有崇尚采食的环保人士,也有只是单纯爱吃蘑菇的人。蘑菇人往往有一个共同点:既喜欢独处,又乐于分享,所以他们中学识和经验丰富的人就常常发布视频、图片和公开课,这成了我们学习认识野生菌的重要渠道。几乎所有关于野生菌的科普网站上都提醒说:如果你不能100%确认一种野生菌的可食性,那就不要冒险;如果你是第一次食用某一种野生菌,一定要浅尝辄止,并留下一小块样品,万一中毒可以帮助医治者了解你中了什么毒;即使是你100%确认可食用的野生菌,一次的食用总量也最多不要超过一个拳头的大小;关键的关键,一定要炒熟了再吃。在这些真正的蘑菇人身上,我看到了所谓历险,其实是探索精神和安全意识的完美结合。

六月,我们采得最多的是松蘑和国王牛肝菌,松蘑味道鲜甜,口感滑嫩,只是收拾起来很费工夫,我们渐渐就舍弃了。国王牛肝菌块头大,样子好似新烤出炉的面包,几个就能装满一筐,采的时候最有成就感,吃的时候味道也极其甜美。七月和八月,我们采得最多的是鸡油菌、刺猬牙,这两种最安全的蘑菇放在一起炒最香了。现在是九月了,一场大雨过后,我们又要带上刀、刷子和干净的筐,进森林去了——至于能够采到什么,那就要看大自然愿意把它的什么珍宝赐给我们了。

供图/一叶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