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时间:2021-09-08 10:05 点击:

年轻人在酒桌上受过的苦,今年都发泄到了互联网上。

前有娱乐偶像人设崩于酒桌而退圈,后有阿里员工借机不轨上公堂,谁都没想到,被酒桌文化压迫已久的年轻人们,终于来了一次文化反抗。

但坏掉的不是酒桌。毕竟不是所有的酒桌文化,都以把人灌醉、喝吐作为初级目标和终极追求的。

马邦德先生坐在前工业时代的火车上,与县长夫人、汤师爷欢聚一堂吃火锅的时候,他们探讨的是“要有肉,要有曲儿,要有美女,要有酒”。

俗,但没强迫。

中国历史最有名的酒局上,刘邦的连襟樊哙,被项羽问到“能复饮乎”,樊哙老师一饮而尽,痛斥项羽不守信用。

都是劝酒,樊哙老师这一杯帮助CEO逃出虎口提供了历史性机遇。
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
然而至今让社畜小李想不通的是,那一小杯56度的一两白酒,怎么就成了王总的面子?

按理说,王总的面子平时在帮朋友打折的时候才用的到嘛。

我们也搞不懂,李经理今天格外注意小王“看不看得起他的问题”。

他是不是忘了,这个酒局前,大家只是对接群里手打“哈哈哈哈哈哈”的陌生人呢。

当然我们都知道,最让人不满的是小李,喝完酒脸不红、走路也不晃,明显就是“没有喝到位”。


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,还是酒桌的沦丧

年轻人讨厌的是什么?


年轻人拒绝酒桌文化真的是因为我们不爱喝酒吗?当然不是。

正如一个女孩子说不喜欢你,根本与你爱不爱吃饺子无关一样。
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▲《国产凌凌漆》剧照

热爱凌晨的朋友,总是习惯把死党宿醉的照片发到群里共享p图;热爱朋友圈的青年,也甘愿放弃孤芳自赏的美好,接受大家的廉价的点赞;不爱热闹的打工人,也会在路边寻觅吃烧烤喝扎啤的机会。

比酒桌文化和上下级压迫感更可怕的,是酒桌上不平等的关系。

《三十而已》中,王漫妮刚以新人身份进入公司,第一次部门聚餐,领导的一句别有用心的问话,一群同事就撺掇让王漫妮,连干了红白啤三杯酒。
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▲《三十而已》截图


这才是酒桌文化的可怕之处。和她一起吃饭的哪里是什么同事,都是虎视眈眈要看王漫妮出丑尴尬的人,而在那个场景里,王漫妮和领导的不对等自不用说,其他老同事也攀附在领导那边,也在给王漫妮施加压力。

如果想保住这份新工作,打开工作局面,王漫妮只能通过喝酒来化解这场危机。

不光如此。不平等关系,还将酒桌变成吹捧领导的精明强干功利场,把迎合客户的社会偏见视作“志同道合”的明证,把见缝插针地夸耀对方庸俗的生活品位和消费观念当做“会说话”“会做人”的试金石。这种酒桌文化,讨厌它的恐怕不仅是年轻人。
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▲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


鲁迅先生就说过,所有要通过大量喝酒来表现“能力”,并把自己变成供人娱乐的对象的酒桌,都是培养”奴性“的酒桌。

这种酒局上得利者,恐怕只有那些眯着眼看笑话的人。

那为何如此,还会有酒桌文化呢?


酒桌文化为何存在?

有几个理论,第一个说酒局是个测试场所,是用来测试服从性以及诚意的

什么是测试,如果你愿意做一件事而让你做了,这不叫惊喜测试,测试你得有所牺牲。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▲《让子弹飞》剧照


谁都知道酒难喝,而且喝多了对身体不好。

但领导一个眼神,你就能在茫茫人海中领会意思,以不惜伤害身体的方式,举起酒杯,用你的不大的海量短暂地震慑全场,这才叫测试。

哪怕你一会就吐得死去活来,但在领导看来,这小伙子靠得住。

所谓的服从性,就是看你是否舍得用自残性行为的方式满足领导的需求,以确认你是否值得被信任。

在这个意义上,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。

第二个理论认为,酒桌承担的惩罚性功能可以帮助人们融洽人际关系。

如果深入了解酒桌文化,你就会发现酒桌上吃亏的不一定是下级,有时候也是反着来的。

我们检索到一篇论文《制度环境与治理需要如何塑造中国官场的酒文化———基于县域官员饮酒行为的实证研究》,这篇论文研究的是中国官场的酒文化,非常有意思。

有个书记这么说他在不同酒局的表现:和机关干部喝酒,主要看状态,可以喝也可以不喝,但到了在乡镇,状态再差,该干的酒、该敬的酒,绝不会少。他们这么辛苦,我喝酒不是为自己喝,我是代表县委县政府喝,代表县委县政府感谢做出牺牲和贡献的干部。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还有一个书记。明说自己喝多了出丑才能让下级出气。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
你让下属干活,之后如何犒劳呢?不仅是物质上的激励,而且要来一次聚餐,必须要大喝多喝,露出丑态,大家开心一笑,融洽上下级关系。

论文中的例子是2015年左右的,当然在如今的党风廉政建设下,酒桌文化自然已经越来越好。

但它却反映了一个问题,酒桌文化之所以变味,是因为有些人把它当做了一种酒桌PUA的场域。

人们要怪的恐怕不是酒和酒桌,真正坏掉的,是那些不受节制的权力和附着上面的人性之暗。

试想一下,离开了酒场,你真的就有拒绝的权力吗?

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很多培训机构年会上,那些没有完成业绩的员工,自扇耳光、打屁股,不仅是一种权力的公开展示,也是一种对于身体的规训。
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
用福柯的理论说,这是用一种公开性、可观赏性的惩罚,来建立一种行为和思想规范。

酒桌作为一个具有有限公开性的权力场域,也不例外。只不过酒桌上已经不是大屁股或者扇耳光,变成了其他对身体的驯服形式。

想想你在酒桌上的身体和表情、语言、姿势,以及喝酒的动作、敬酒词,还有压低的酒杯、喝到面红耳赤。是你想这样表现自己,还是通过多次酒桌的驯化,完成了对你身体话语的调整?


“你的呕吐只是你的投名状”酒桌不听劝,工作多一半?

▲《让子弹飞》剧照


那些看似是不讲理的劝酒,其实是恶俗的企业文化以及某些不均等的社会权力造成的。最应该骂的,恐怕那些维护支持劝酒文化的那些顽固思想们。

好了,到这里咱们故事也讲了,道理也讲了。一起来评论区谈谈你对酒桌文化的经历和看法。

值班编辑 吾彦祖 校对 李世辉